台湾九份悲情不再的电影之城宫崎骏曾获灵感

发布时间:2018-08-26 05:12
 
“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”。这句话用来形容台湾东北部依山傍海的九份小镇最恰当不过。百年间,它从喧嚣一时到没落沉寂,再到因电影而东山再起,起起伏伏恰如一部承载世间百态的影片。从台北车站搭乘火车到瑞芳站,再坐约15分钟的车,就到了位于新北市的九份。从山脚下抬头望去,一座座石头房依陡峭的山势星罗棋布、鳞次栉比,形成别具韵味的山城聚落景观。横向的汽车路、轻便路、基山路,纵向的竖崎路,这四条狭窄山路构成了“丰”字形的街道,也是九份主要的游览区。“丰”形商圈最核心的位置留给了“升平座”(1951年易名为升平戏院),这座北台湾第一家电影院是九份山城的集体记忆。据《台北县志》记载,清朝初年,这里仅是一个拥有九户人家的小村落,一家下山购物时,总要给村里买齐九份,久而久之“九份”就成了这里的地名。1893年九份附近的金瓜石发现了金矿,大批淘金客蜂拥而至,1895年割台后,日本人大肆掠夺这里的金矿资源,小山村迅速膨胀成人口两三万的小镇。“这里以前被叫做小香港、小上海。”“悲情城市”茶楼的老板告诉记者,矿上的人钱挣得快,去得也快,常常到九份来放松。九份灯红酒绿、笙歌处处,风俗业也是远近闻名。其中的“升平座”,更是九份绚烂光影中最耀眼的亮点之一。矿工们常在辛勤劳作一天沐浴后,换上西装到升平戏院来看戏。幕起锣开,光闪鼓击,夜色下的“升平座”透过一出出好戏牵引着九份人的欢笑与泪水。淘金打造的泡沫繁荣,也随金矿的开采殆尽迅速破灭。1971年金矿正式结束开采,九份商家人去屋空,取自“歌舞升平”之意的升平戏院从此门可罗雀,加之电视开播的冲击,1986年戏院彻底关门谢客、荒废闲置。让九份重回人们视线的,是台湾著名导演侯孝贤。1989年,侯孝贤所执导的电影《悲情城市》拿下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,九份再度名声大噪。这不是九份第一次被镜头所青睐。侯孝贤早在1986年的电影《恋恋风尘》中就取景九份,1993年他又以九份为背景拍摄作品《戏梦人生》。后来,王童、李行、朱延平等台湾知名导演也曾经在这里取景,《看海的日子》《无言的山丘》《悲情城市》《多桑》等电影,一一展现九份旖旎风光。漫画迷们津津乐道的,还有九份和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的渊源。据说宫崎骏因九份而获得创作著名影片《千与千寻》老街的灵感。九份老街的景致和影片里大红灯笼的狭窄街道、汤婆婆的澡堂、绝壁石阶等都惊人神似。升平戏院对面的“阿妹茶楼”外挂着的三张面具,更被动画迷认定是《千与千寻》中面具人一角的蓝本。如今九份的许多民宿和咖啡馆,都取自电影之名,悲情城市、天空之城、戏梦人生、多桑的家、黄金传奇……“悲情城市”老板则毫不客气地在店门口贴上“电影《悲情城市》主要拍摄现场”的红纸广告,挂起主演梁朝伟等人的照片。“我们这里大陆游客不少呢。”老板笑着说,“你现在的位置,刚刚才坐过一位个人游的上海姑娘,因为电影慕名而来的。”“悲情城市”茶楼的旁边,就是刚刚涅槃重生的升平戏院。2011年,新北市政府斥资4000多万元新台币对其进行空间再利用及周边场景空间营造。9月16日重新开张的升平戏院,占地600多平方米,一楼设有200席、二楼100席。“老院新开”的升平戏院,入口处挂起“风华重现,升平再起”的横幅,下设仅存的“六连座”观众坐椅,戏院里充满浓郁的古早味。“柑仔店贩卖部”里,摆着几十年前流行的零食和汽水、香烟;一楼的两侧走道墙壁上,老电影片海报一字排开;古董级“炭精棒”电影放映机和载有电影广告牌的三轮车陈列一旁,让人联想起旧时三轮车穿梭在山路街巷里,为电影宣传的画面。升平戏院巨幅告示标明:11月4日到6日,戏院将播放《宝岛漫波》,12月18日前的每天下午1点半,是展现辩士(为旧时默片电影配音人)风采的喜剧脱口大秀,期间还有传统大戏会演。因为时间关系,没赶上看一部电影就离开这座山城。下山时夜色未阑,一盏盏印有墨色字迹“越夜越美丽”的大红灯笼逐渐亮起。在蜿蜒山路处回望九份,星星点点灯光笼罩下的城市仿佛漂浮在暗色山岚中,一如《天空之城》的玄妙意境,却多了《悲情城市》中缺失的烟火温暖。九份,诚然是一座值得用镜头记录的电影之城。(记者李寒芳)
  • 台北麦当劳用餐区惊现老鼠顾客用餐盘打死
  • 放歌奥运音乐之旅走进南开大学
  • 万王3魔幻嘉年华掀高潮惊世坐骑亮相
  • 环亚娱乐软件下载|http://www.ayzzyj.com
  • 亚游www.ag8.com|http://www.xingkaijiguang.com
  • 环亚ag88官网|http://www.zhejianglasa.com
  • ag娱乐官网|http://www.xaylmp.com
  • 【字体: